1.电信运营商成本压力较大

中国在2013年年底启动了4G商用,目前已走过5年多的历程。虽然5G牌照已经发放,但三大运营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范围内将背负着四张网络并行、四代用户兼营的运营包袱。

根据历年财报的不完全统计,三大运营商在2014 到2018 这四年间,针对4G专项资本开支累计高达6000亿人民币,按照电信收发机械设备、交换中心、传输及其他网络设备以直线法在5 至10 年内冲销

其成本的折旧会计原则计算,4G首年的第一笔专项资本开支也刚刚满  足冲销年限而已。

前债未清,后账又至,三大运营商在5G建设和运营的道路上注定将是一段负重前行的艰难旅程,成本压力比较大。

2.终端不够成熟

5G牌照已发放,手机用户考虑到4G手机可能很快被换代,市场 上持币待购5G手机的用户不在少数,这将严重影响当前手机终端厂商的4G手机出货量。特别对于那些在2019  年上半年刚刚推出4G新机型的厂商而言,下半年的宣传重心必然转向5G手机产品,那么目前对于4G手机产品前期投入的广告营销费用将面临打水漂的风险。

同时,虽然市场推广重心将在下半年转向5G手机,但短期内,

5G手机的技术差强人意,这就会出现手机销售青黄不接的现象。

由于功耗和电池寿命等问题,5G手机还很难达到4G手机的制造 水准和工艺,也将影响用户的购买意愿。

3. 尚未掌握核心技术

整体来看,我国5G技术水平处于领先地位。但是5G产业链较长, 包括芯片、终端、基站、网络和应用。我国企业在5G基站、终端和其他网络设备上处于领先位置。但是在芯片领域,我们还有很大差距。

芯片自身的产业链,涵盖了设计软件、架构软件、芯片设计、芯片代加工以及封装测试等环节。尽管当前中国企业在芯片设计领域表现不错,但用于芯片设计的EDA工具软件却受制于国外三大巨头,分 别是Synopsys和Cadence这两家美国公司,以及收购了Mentor的西门子公司。用于手机的芯片处理器设计,则需要ARM授权。

在芯片代加工方面,中国目前还缺乏可以依靠的企业。中芯国际代表了当前中国最高水平,但目前其14 纳米技术尚未稳定,而5G需要更为高端的5 纳米技术,因此,这方面仍面临着严峻挑战。同时, 国外企业绝对不会把最先进的技术卖给中国企业。这就需要中国的工程师们自主攻克难关。

在终端领域,中国企业的芯片和操作系统研发和制造仍存在不足。目前,除了华为有自己的芯片以外,其他终端制造商使用的都是高通芯片,因此需要支付高额的专利费。同时,终端目前的操作系统有安卓和iOS两种,而安卓免费的只有很小一部分,主要的应用都需要授权。iOS只供应苹果手机。这些都是硬件生产面临的巨大挑战。